网站公告
当前位置:经济犯罪 > 侵吞公款575万元广东豪赌女出纳自述蜕变轨迹
侵吞公款575万元广东豪赌女出纳自述蜕变轨迹
 
经济犯罪  加入时间:2010/5/6 9:49:17  c-p2008  点击:1522
   一个拥有幸福家庭,家境富裕的女出纳,因贪恋赌博且输多赢少,侵吞公款高达575万元。

    近日,经审理,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三水市(现佛山市三水区)建设局出纳员邓燕球侵吞公款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邓燕球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截至记者发稿前,邓燕球还没有明确表示要提起上诉。

    今天(28日)下午,记者特意赶赴佛山市三水区看守所,与邓燕球面对面交谈,听到了她的肺腑之言。

    记者发现,从2009年8月邓燕球被抓获到现在,才过去了8个月时间,但这个曾经光鲜亮丽的女人看上去却老了有将近10岁。

    坐在铁窗后面,邓燕球向记者讲述了她从拥有幸福生活的女出纳沦落为阶下囚的经历。而记者也从她的告白当中,拼凑出了这位“豪赌女出纳”人生蜕变的轨迹。

    “1998年的时候我月工资已有几千元,丈夫也有固定工作,如果不是因为痴迷赌博,我们现在过得肯定很幸福。”邓燕球说,那时,她因为害怕东窗事发秘密潜逃国外,一逃就是11年,现在回想起来,这段往事可以说是不堪回首。

    邓燕球告诉记者,1997年,她就结识了社会上一些开着宝马、奔驰的老板。经常跟他们在一起玩玩小牌。刚开始的时候只是觉得好玩,闲暇之余可以打发一下时间,还能和朋友们经常聚在一起,所以玩得还很小。但到了后来,输的钱多了也就越玩越大,一注可以下到两千元现金,最大时下到一万元一注。

    短短几个月下来,邓燕球输光了家里的存款。

    “最多的时候一晚上输掉79万元!”对当时的“疯狂”,邓燕球至今仍是记忆犹新。

    为了赢回输了的钱,1997年年底,邓燕球偷偷从单位拿出了第一笔公款。那是一笔一万多元的活期存款,然而,这笔钱三下两下就进了别人的腰包,她又欠下了几万元的债。

    “取钱后的那几天,我心里一直很不安,怕被单位发现。然而,过了好几天都没有任何动静,胆子也就大了起来。”邓燕球说。

    “输钱的时候,特别是当你已经输了100万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停手不赌了?”记者问。

    “输的时候想不可能老是我输,赢的时候头脑发热,想一鼓作气,把之前输掉的都赢回来,结果是越输越赌、越赌越输。”邓燕球说,“输到100万的时候,我也想过收手不再赌了,但赌友告诉我‘你输了那么多,如果不赌,如何才能把输的钱拿回来?’为了翻本,我越赌越大,结果本没有翻回来,一眨眼又输了200万。”

    就这样,从1997年到1998年10月,短短一年的时间,邓燕球竟然输了500多万元。

    当记者问到邓燕球的家人是否知道她赌博的事情时,邓燕球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低沉的声音犹如喃喃自语:“挪用单位公款参与赌博,我知道是犯法的,也知道迟早会出事。但那时领导对我十分信任,根本不会查账,而且公章、支票等都在我的手上,取钱很方便。输的时候,我想只要赢一次,就可以把亏空给填上,没想到越陷越深。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告诉过家人,如果让他们知道我挪用了这么多钱去赌博,我想会吓死他们。我对不起他们,是我让家人蒙羞了。”

    1998年10月26日,邓燕球携带她侵吞的部分公款潜逃。

    回首漫长的逃亡生涯,邓燕球悔不当初。

    当谈及自首这个话题时,邓燕球给出了这样的回答:“我也曾想过自首,但1998年的时候对于此类犯罪处罚非常严。我听说某机场有个女出纳挪用了100万公款,法院后来判的是死刑。我想,如果我被抓获了,肯定是死刑。事发前有领导让我换岗,新岗位各方面都比原岗位要好,但我不敢换,因为换岗前要审账,我想一审账那就全都完了。所以领导一说要给我换岗位,我才急急忙忙地逃往国外。”

    1999年10月底,邓燕球潜逃到巴基斯坦。2009年8月,化名“罗玉洁”的邓燕球秘密回到国内,随即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被警方抓获。

    “其实,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呢?永无休止的惶恐、暗无天日的生活,这11年的痛苦煎熬,一般人哪能体会。”说到出逃的日子时,记者从邓燕球的眼中看到的尽是苦涩。

    “我选择出逃的地方是巴基斯坦,在那里我开过小旅馆、卖过面粉,一人在外过得不容易。在那里,我很努力地工作,想赚它两三百万,然后回国自首,在异乡最大的感受就是寂寞,心理压力特别大。”邓燕球说。

    面对他乡的寂寞,在国外的邓燕球又是否真的“金盆洗手”了?

    “我生活在华人区,那里也有人赌‘三公’。但我没有参与,那个时候心态已经放得很正了。”邓燕球说,在国外逃亡的日子了,最想的还是家人,寂寞的时候,常常翻出女儿小时候的相片看。可能心理太压抑,在巴基斯坦生活了几年,就患上了糖尿病,但那里只有西医,没有中医,病老治不好,演变到最后更是经常失眠,那时我就想到一定要回国。

    说起回国后的日子,特别是在看守所度过的时间,邓燕球的表情非常复杂。她告诉记者,失去自由的时候才感觉到自由原来是这么宝贵,“因为身体原因,看守所没有安排我劳动。这里的领导和民警对我都很好,因为我是重病号,他们对我都特别照顾,只要感觉到不舒服,护士是24小时随叫随到。但是,特别想家人,又特别害怕见家人。因为愧疚,虽然想见他们又恨不得离他们越远越好”。

    邓燕球最后向记者表白:“我不该赌,更不该逃啊!要是能够从头来过,我宁愿没有双手也不去赌!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死不足惜,但是现在最伤心的,其实是我的家人。我给家人造成的伤害,是永远无法弥补的。我要告诉所有的人,赌博就等于自焚。它很吸引人,但是也会毁掉一个人。”



来源: 法制日报
打印此页】 【返回】【顶部】【关闭
上一条:广西一汽车租赁公司骗取1700余租车人押金1.8亿
下一条:办卡“吃回扣”21万 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薪酬处处长获刑
没有相关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 网警110